首页 > 娱乐 > 小说资讯 > 正文

为你蚀爱成瘾(主角名: 阮微微,陆铭)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编辑:Crush2018-10-18 10:05:23来源于:好男人

《为你蚀爱成瘾》是一本总裁类型的网络小说,作者: 苏雅,主角名: 阮微微,陆铭。小说主要讲述了阮微微曾以为和陆铭结婚是她最幸福的事情。 却不想这是劫难的开始。 父亲公司被人举报,心脏病死亡,接着母亲又跳楼而亡,一夜之间,她从天堂坠落地狱。 而他却搂着另一个女人出现,将她囚禁……

为你蚀爱成瘾

小说精彩章节试读:

 

第1章 背叛“张妈,这个红烧排骨要放多少醋?”

 

“张妈,清蒸鲈鱼加多少水合适?”

 

“张妈张妈,你帮我把早上收到的花儿插到餐桌的花瓶上……”

 

……

 

夕阳的余晖从窗外照进来,柔和地洒在厨房里那道忙碌的身影身上,娇小的身子裹着宽大的围裙,光照下浅棕色的长发随意地绾起,落下一两绺头发垂在锁骨处,倒显得清纯可人。若是忽略她现在手忙脚乱的状态,倒是一副美好的居家场景。

 

阮微微右手用力地握着菜刀,把砧板的一颗青菜切得砰砰作响,左手空出来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汗。

 

“嘶——”她手上的动作一顿。

 

一直在厨房外探头探脑的张妈心里咯噔一下,以为她不小心把自己的手切到,立马一阵风一样冲进来,看阵势分明是蓄势已久。

 

阮微微额上满是汗水,一边吸气一边眨着眼睛,泪顺着脸颊流下来,看起来又狼狈又可怜。

 

“小姐,您没事吧,是不是切到手了,我都说了让我来您非不听……”

 

看到突然凑到自己跟前查看的张妈,阮微微终于把一直挥舞不停的菜刀暂时放下来,一边揉眼睛一边用身体顶着人不断往外推。

 

“张妈我没事,就是汗滴进眼睛里辣的难受,现在已经好了,您快出去吧,我还要做菜呢。”

 

阮微微说着把手放下,果然除了眼睛有些红之外,并没有其它不妥。

 

张妈扭着肥胖的身躯从阮微微的肩膀后面看了一眼厨房的全状,电压力锅里熬着汤,咕噜咕噜地响,也不知沸了多久。平底锅里的排骨不知道是在炒还是在炸,灶台上更是乱七八糟地摆了一堆食材,不管切没切过洗没洗过都混成一堆,煞是惊人。

 

她为难地把目光转回到阮微微脸上,张了张口一言难尽。

 

阮微微早就知道她想说什么,在她发出声音之前,及时打断,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的,我会小心的,您不是还在边上指导我吗,放心吧……”

 

说话间张妈已经又被阮微微推了出去,阮微微转身,扫了一眼厨房里的东西,抄起菜刀继续忙活起来。

 

阮家家大业大,阮微微的父亲是C市有名的企业家,她又是家里的独生女,二老自小当心头肉一样宠着,她长到二十几岁,双手还没沾过阳春水,更别提为一个男人洗手作羹汤了,但是今天是她和陆铭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,阮微微冥思苦想了几个月,决定亲手给陆铭做一桌好吃的。

 

他一定意想不到。

 

陆铭,今天姑娘我的又一个第一次也献给你了。

 

阮微微喜滋滋地想,陆铭是他的丈夫,她愿意把自己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他,这是情趣也是乐趣。

 

她一直折腾了好几个小时,好歹做出六道菜出来,张妈已经把一束玫瑰花按她的要求插在餐桌的花瓶里,还贴心地在上头撒了些水。阮微微把菜端出来的时候看到,一边夸奖张妈一边眯着眼睛笑起来,带着红晕的脸蛋让她有种人比花娇的韵味。

 

“大功告成!”

 

摆好盘,阮微微拍拍手,捏着下巴自我欣赏了片刻,喃喃自语道,“陆铭看到后一定很惊喜……”

 

无意中甩头看了一眼窗外,不知道什么时候,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,乌云黑沉沉的,看起来是要下雨的样子。

 

“哎呀……”阮微微猛地跳脚,急急忙忙地扭头问张妈,“张妈几点了?陆铭是不是快回来了?”

 

“快七点……”

 

话音未落,阮微微就又像小陀螺一样转起来,“张妈好像要下雨了,你今天就先回去吧,陆铭六点就下班现在肯定马上就到家了,我得赶紧去洗个澡先,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帮我带上门——”

 

张妈惊讶地看着她闷头冲进卫生间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看了一眼窗外,外头看起来沉闷压抑的很,应该是马上就要下雨,今天是他们小两口的结婚纪念日,张妈是知道的,的确应该早点走,可不能一把年纪了还当电灯泡。

 

“咔嚓嚓——”

 

“啊——”

 

阮微微澡洗到一半,周围突然间陷入一片黑暗,紧接着震耳欲聋的雷鸣在耳边炸开。

 

她后知后觉地发现,家里停电了。

 

她哪里还洗的下去,匆匆把身上的泡沫冲干净,裹上衣服就摸索着往外跑。

 

阮微微摸到角落打开应急灯,幽暗的灯光照亮小小的一个角落,刚好能餐桌上自己做的那一桌色香味通通没有的菜。

 

阮微微莫名松了一口气,陆铭应该马上就回来了。

 

外头的雨下的越来越急,闪电一道接着一道打下来,阮微微挺着背坐在餐桌前,眼睛呆呆地盯着门口。

 

换作平常,她估计应该给陆铭打电话了,但是今天她决定给他一个惊喜,为了不让陆铭看出端倪,她也算是煞费了一番苦心。

 

半个小时后,外面仍然一点动静也没有,应急灯一闪一闪,阮微微的心也一点一点暗下来。

 

她眼神闪闪烁烁,终于决定在心理防线彻底崩毁之前,抓起桌上的手机给陆铭打过去。

 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

她不停地在心里酝酿接下来要说什么话,才不会让陆铭看出破绽,就说家里停电一个人不敢在家,让他赶紧回来?会不会显得很矫情?

 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

然而她借口都想好之后,陆铭居然没有接电话。

 

阮微微皱起眉头,不死心地再打了一遍过去。

 

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

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,请稍候再拨……”

 

阮微微猛地颤了一下,不安在心底越扩越大。

 

陆铭从来不会不接她的电话,难道是手机没有放在身边?还是……发生了什么事?

 

想到这儿,阮微微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,椅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,听的人头皮发麻。她攥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,她一遍一遍地重复拨打陆铭的电话,却没有一通被接起来过。

 

铃声像魔音一样,和着外面哗哗的雨声和接连不断的雷鸣。

 

满桌的饭菜已经凉透,手机屏幕的亮度越来越差,很快就提示电量不足,那一刻,阮微微手足无措,鼻子发酸,眼圈儿红了。

 

“叮铃铃——”

 

阮微微心里一喜,看也不看就按下接听键,“陆铭?你在哪?”

 

“阮小姐是吗?您父亲心脏病突发正在市医院急救,请您尽快过来一趟。”

 

手机从手中滑落,摔在地上,屏幕立刻出现了裂痕,阮微微脑中地回响着刚刚那通电话,一瞬间如堕冰窖,浑身发抖。

 

市医院。

 

阮微微远远就看到自己的母亲蹲在地上,早就没有了以往端庄优雅的样子。

 

阮微微脚下一顿,双腿突然间想被灌了铅,沉重地走不动。

 

“妈……”

 

她张着嘴,发出的声音从所未有的低哑,隐隐打颤。

 

孙月虹慢慢抬起头,看到阮微微地刹那脸上闪过震怒,她突然撑着双手站起来,颤颤巍巍地走到阮微微面前,抬起右手用尽全力挥出去。

 

“啪——”

 

清脆的掌掴声在空旷的走廊响起,几乎能听到回声。

 

阮微微被打的偏过头,脸上显出清晰的红印,她垂着眼,睫毛微微颤动,许久没有回过神。

 

“是你害了你爸,全都是因为你,你爸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绝对不会原谅你!”

 

劈头盖脸的指责让阮微微睁大了眼睛,难过、委屈、疑惑她瞪大眼睛,“妈,您在说什么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

被打的脸颊已经明显红肿起来,头发微湿,胡乱散落下来贴在脸上,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,换作平常,孙月虹哪里忍心看她这副模样,如今却视而不见。

 

“你还有脸问我发生了什么事?”孙月虹脸上带着怨愤,口气恶狠狠的,“若不是你跟陆铭那个畜牲畜牲扯上关系,他怎么会有机会陷害你爸,害得你爸心脏病发作,现在躺在里面生死不明!”

 

“咔嚓——”

 

外面突然又一道惊雷直直劈下,阮微微打了个寒颤,心中支离破碎。

 

“妈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……”阮微微急切地上前一步,抓住孙月虹的手,说话的时候小心翼翼。

 

孙月虹毫不留情地甩开她的手,后退一步,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,“陆铭那个畜牲架空你爸的公司,在你爸的公司里动手脚,举报你爸偷税漏税,涉嫌商业犯罪,你爸他……他在被警察逮捕的途中,心脏病突发……”

 

架空公司……动手脚……举报犯罪……

 

“不会的……”她喃喃开口,“不会的……陆铭不会这么做的……不会”

 

“到现在你还帮他说话?”孙月虹沉痛地看着她,“阮氏集团已经完了,不久之后,它的董事长就会变成陆铭,是不是要到那个时候,你才能清醒?”

 

阮微微瞪大双眼,愣愣地看着前方,心里翻江倒海。

 

她想开口反驳她妈的话,但是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如果这些都是真的,那她该怎么办?

 

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,指甲深陷进掌心,她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痛。

 

“咔——”

 

手术室大门突然打开,阮微微心底一遍,呆呆地看过去。

 

孙月虹一把抓住出来的医生,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,“医生,我丈夫他……怎么样了?”

 

对方慢慢地摇头,遗憾道,“对不起,我们已经尽力了……”

 

轰!

 

天塌下来也不过如此。

 

阮微微双腿一软,一下子跌坐在地上,她睁着空洞洞的眼睛,眼睁睁地看着她妈直直地倒下去。

 

方才的医生见惯了这样的场面,他叹了口气蹲下来,把孙月虹扶到椅子上,掐住她的人中,人才幽幽转醒。

 

“人生无常,节哀顺变吧。”

 

那位医生说完,看了阮微微一眼,转身回了手术室。

 

死者被推了出来,身上盖着白布,推到门口的时候医生护士们顿了顿,孙月虹扑在推车上,抱着尸体嚎啕大哭。

 

阮微微自始至终都跪坐在地上,瞪着眼睛看面前发生的一切,眼睛里不停有眼泪掉下来,她却恍若未觉,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。

 

这是梦吧?为什么她会做这么可怕的梦?

 

推车从她身边经过,孙月虹追着推车一路跑,阮微微打了个激灵,猛地站起来,追了过去。

 

到了拐角的时候,孙月虹突然拐个弯,没有跟着推车一起去到太平间,反而拐进楼梯间,头也不回地往上爬。

 

“妈……”

 

“妈——”

 

阮微微想也不想便追上去,她直觉心底犯冷,一边追一边死命地喊,孙月虹却一声也不应。

 

“妈,您想干什么?停下来好不好我求你了……”

 

喉咙干哑的吓人,一开口就觉火辣辣的痛,血腥味不断在口腔里蔓延,阮微微却什么也顾不上了。

 

一楼……

 

二楼……

 

三楼……

 

四楼……

 

孙月虹仿佛不知疲倦,速度越来越快,终于在七楼的时候停住了。

 

阮微微松了口气,正要上去拉住她,孙月虹突然向前走了几步,推开楼梯口的小门,外面赫然便是天台。

 

“呵呵……”

 

孙月虹发出一阵沉闷的笑声,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,眯着眼睛看天空的样子异常诡异。

 

“妈!”

 

阮微微突然尖叫一声,像是意识到她要做什么一下,整个人都颤抖一起。

 

“妈,不要,爸爸走了你还有我,还有我……”

 

她急切地伸出手,迫不及待地要去拉孙月虹的手,对方却猝不急防地转身,朝栏杆的地方走去。

 

“妈——”

 

孙月虹微顿,手撑着栏杆,转过身看着阮微微,眼中晦暗不明。

 

阮微微真真切切地在她眼中看到了愧疚。

 

“对不起。”她对着阮微微的方向,轻声道。

 

“妈,不要做傻事,我求你了,我求你了,求你了……”

 

阮微微哭喊着想去碰她,“我只有你了,你不喜欢陆铭那我就不跟他在一起了,我不跟他在一起了好不好,你不要吓我,不管发生事我们都一起扛着,你不要做傻事,不要做傻事,妈……”

 

听到陆铭这个名字的时候,孙月虹目光闪了闪,抓着栏杆的手越发的紧了。

 

阮微微猛地上前一步,攥住孙月虹的手臂,她竟然没有反抗,只是紧紧地盯着阮微微的脸看。

 

阮微微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,“妈,跟我回去好不好,爸爸还在等着我们去看他最后一眼……”

 

孙月虹突然笑起来,“你说的对,你爸爸还在等着我。”

 

话落,她猛地推开阮微微,整个人跨过栏杆,一刻不停地向前扑去。

 

“妈——”

 

“啊——”

 

阮微微眼前一黑,完全失去了意识。

 

“妈,妈……妈——”

 

阮微微从梦中惊醒,尖叫着坐起来,手上还插着针管,她不管不顾,直接便想下床。

 

睡梦中的情形还历历在目,她惊魂未定地想要求一个安心。

 

肩膀突然被人按住,阮微微惊喜地抬起头,“妈……”

 

“阮小姐……”按住她肩膀的护士眼睛里带着怜悯,口气小心翼翼,“你母亲她从顶楼跳下去……当场死亡……”

 

“你说什么?!”阮微微突然大喝,表情狰狞。

 

护士一愣,“阮小姐……”

 

“你说什么……你骗我的对不对,我爸妈都还好好的,都还好好的……你骗我……”

 

“我要去找他们,你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 

“阮小姐,是真的,您节哀……”

 

“不是的,不是的,你骗我,你一定在骗我,我要回家,我要去找他们……”

 

阮微微发狠地推开拉扯她的护士,将枕头拔出来,血液从伤口涌出来,她却置若罔闻,疯了一样从病房跑出去。

 

外面已经天亮了,雨却还在不停的下,地上只有无穷无尽的雨水,哪里有血液,那个护士在撒谎,她一定在撒谎!

 

阮微微一路从医院跑回家,像是不知疲倦一样,不停地跑,只有这样,她才不会想起医生宣布她爸爸死亡的话,不会想起她眼睁睁地看着她妈妈在她眼前跳楼的画面,才能坚信这些都是假的。

 

“砰!”

 

她一把撞开门,厚重的门板甩在墙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

阮微微来不及将门关紧,一路跑着进去“爸……妈……”

 

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

在她面前,是她的丈夫,正堂而皇之地抱着另一个女人。

 

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关注公众号【安玩小说】回复 书名 或数字:,即可继续阅读全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