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娱乐 > 小说资讯 > 正文

残颜世子的女王格格(主角名: 爱新觉罗.熙玥,慕云澈)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编辑:Crush2018-10-18 10:05:11来源于:好男人

《残颜世子的女王格格》是一本穿越类型的网络小说,作者: 祝琳,主角名: 爱新觉罗.熙玥,慕云澈。小说主要讲述了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 世人称其“观月公子”。 熙玥所求的不过一席之地,一夕安稳。 容颜尽毁,蛰伏二十多年,慕云澈真的只是无能世子?

残颜世子的女王格格

小说精彩章节试读:

 

第1章 初到异镜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斑驳的洒在地上,林间传来鸟叫声以及风划过树叶得声音。

 

草地上躺着一个年轻的女子,旁边散落着一只大号的行李箱,鲜艳的荧光粉显得格格不入。熙玥努力撑开双眼,迷蒙的打量着眼前的景物,细碎的阳光,绿色的树叶?头往两边歪了歪,心道,原来是在树林里。

 

下个瞬间猛然坐起,她怎么会跑到树林里的?而且还躺在草地上?她脑中最后的记忆是在机场。一周前,瑞典的一家博物馆找到她,她带着她的收藏去了瑞典。在瑞典待了一周,顺便去了几个古玩市场,收了几件好东西,也算是不虚此行。刚下飞机,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藏友们展示此次的成果。谁知道一阵龙卷风把自己卷到树林里了。

 

机场怎么会有龙卷风的,真是邪门。熙玥甩甩头,活着就还好。

 

她看了看身上,虽有些凌乱,没有受伤也算是万幸了。最重要的是宝贝们都还在,那些可是她的最爱。

 

她站起身来,四周查看一遍,还真是荒无人烟。身上不知是躺太久还是因为落地时伤到了,总之像重装过了一样,全身都酸到不行。

 

清点了一下东西,就少了一块玉牌。那是她出生时就戴在在身上的,成人掌心大小,通体莹白如雪,冬天佩戴可防寒,夏日佩戴可降温。玉牌上面还刻着她的姓名还有出生年月,正面是汉字的,反面是满文的。真是奇怪的很,行李箱和背包都在,挂在脖子上的玉牌去哪里了呢?不过与丢失一块稀世玉牌相比,显然命更重要。

 

目测这个树林不算什么深山老林,应该离城镇不远?墒只褪且桓裥藕乓舱也坏,而且还快没电了,悲催!她身上穿的是波西米亚风的长裙,很明显在这里是不适合的,而且裙子皱巴巴的看起来不成样子。换上休闲的运动服,顺手就把裙子给丢了。倒不是她奢侈,只是那裙子看起来比抹布好不了多少。

 

她出门不习惯带太多的衣物,不过因为是回程,所以行李箱里添了两件羽绒服。一套运动服,一条长裙,一件T恤,一条牛仔裤,这些就是她去时的衣物。

 

走了整整三天,她才走出来,看到大路。背包里只有一个面包、一袋糖果、一块巧克力和一瓶200毫升的水。第一天下午她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,幸好之前参加过野外训练,认识几种野果,不至于饿死。

 

打猎对她来说是不现实的,就算抓到了,她要怎么处理?总不能生吃吧?要不是现在有野果,说不定就真的要吃生的了。想到这里熙玥忍不住抖了抖。

 

看着眼前的泥房瓦屋,熙玥差点没晕过去。鉴于她本人对于历史古物的了解程度,这建筑样式绝对是清朝还要往前的。还有这些人穿的衣物,肯定不是剧组能够找得到的。

 

目前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自己到了传闻中的挑花源了,不过可能性不大;二是自己遇到了传闻中的穿越了,可能吗?在物理学上来说人是有可能穿越时空的,当人的速度超越光速时,则不受时间的限制,即有可能实现穿梭时空。爱因斯坦在相对论里曾说“当我们以光速移动时,时间将不再流动;而我们开始以超越光速的速度移动时,时光将会倒流!”不过这也只是一个概念理论而已。

 

她的好友曾说过,你就该回你们家老祖宗统治的那年代去,喜欢古董也就算了,居然还喜欢木乃伊和湿尸。

 

爱新觉罗家族总共就出了十二个皇帝,其中还有一个是中国历史上在位最久的。算来够值得骄傲的了。她们家的血统比末代皇帝溥仪还要纯正。由宗室选出族中最聪慧的女子和皇帝生下子女,不论男女只会有一个孩子,这个孩子不会被记录在皇帝名下,而是成为宗族的下一任继承人。孩子的母亲在生下孩子后就会被送去宗庙,一生不得出,但死后能够葬进皇陵。

 

咸丰年间,由于慈禧把持朝政,当时的族长无奈被逼远走,后定居英国。她们这一支一直是选择宗族中的人结合,直到她爷爷娶了个英国人。她太爷爷气的把他赶出家门,她父亲又娶了个混血儿,几个兄弟姐妹,只有她长得最像中国人。所以她一出生就被太爷爷带回老宅抚养,也是他认同的第一继承人。不过太爷爷三年前去世,那年她十五岁。她当下就把所有的财产分了,除了家中的古玩,她什么也没要。

 

相比财产,她更渴望自由。

 

反正那些事情都是老黄历了,她也是被人提醒的时候才知道,家族曾经那样的辉煌过。

 

她从小就对古物感兴趣,但此刻,她真的觉得自己过往是叶公好龙了。而且眼前这个明显是偏远小地方,瞧瞧这房子,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烂茅屋土坯房。她无奈的一屁股坐在地上,真的恨不得大哭一场,这都什么事啊?小说里人家不都是往皇宫里去的吗?怎么就她这么倒霉,掉在树林里,走了三天啊!就到了这么个鬼地方?事实证明抱怨是没用的,半响,她就在村民疑惑的目光中坦然的站起来了。

 

询问之下才知道,尼玛这还真是个历史书上都找不到的鬼地方。

 

这是安城,大唐国的边城,她待过的那个树林是邻国的。熙玥自出生以来都没有受过什么苦,她天性乐观,就算那个时候在灵堂被逼着分家产她也只是讥笑而已。

 

自己一个人的三年,她明白了很多,也学会了很多。这世界上再爱你的人,也不可能守着你一辈子。

 

她决定不结婚。也许找个人一夜情,生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宝宝。

 

既来之则安之,其他也么什么办法。她很快就认清现状了。她行李箱有十来件古玩,都是极品,不过也没人能够赏识。她只得脱下小指的金戒,在一户村民家中换了点吃的。她不习惯在身上戴饰物,除了那个尾戒就是之前的那块玉牌,现在都没了。

 

三个月后,她终于在南幕府定下来。安城就是在南幕府的辖下,不过安城也不是一般的偏僻,搭马车也去了近十天的功夫。南幕府有点像杭州,也就是古时称的临安。不过这里的天气要暖很多,倒是有点像沿海城市。

 

她把自己手上的一尊南北朝的鎏金佛像当了,开了家首饰店,她之前学的专业是珠宝设计。南幕府这一个月,大街小巷不管有钱还没钱的,都在说石头记的珠宝如何如何的精美。她花了整整两个月筹备,前期的广告做得不错,比她想的效果还要好。

 

“大小姐,外面有人一定要见你。”她请的掌柜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,年纪大了点,但为人不错,知进退分寸。

 

外面的事都是掌柜在处理,她一般就在内堂画画花样,要不就看看书。除了掌柜,还有两个学徒,一男一女,十来岁,还算乖巧。一定要见老板的人很少,除非就是有特殊要求。因为她之前在广告传单上有注明,可以按客户要求定制。

 

“先生,请坐。”

 

熙玥一进门就看见立在她字前的男子,四十多岁,看身材和气势,应该是武将出身。不过此刻又对她的字感兴趣,可见他家世显赫,有一定的文化底蕴。

 

“这字是你写的?”虽是在问,可他并未转身。

 

“是也不是。这字确实是我写的,但却是临的我家先祖的。”她自小临的就是雍正的字,十几年甚至可以以假乱真了。

 

男人听到这话才转过身来,眼前的女子,身量比一般男子还要略高些。五官长得极好,看着又有几份异域风情。

 

“你长得很像一个人,不过你比她漂亮多了。”他的独女,兮月郡主。“人有相似而已。”她漂亮?她是五兄妹里最丑的。她的哥哥姐姐们都是极漂亮的混血儿,只有她比较普通。

 

男子点点头,确实,他的兮月连十岁都没活过。若是她在世,也应早就出嫁了。

 

“不知先生为何要见我?”“本王想请你为王妃设计一套饰物,王妃喜欢梅花。”

 

熙玥并没注意他的自称,自顾自在纸上写下她要的信息。她用的是水笔和便签纸,让王爷忍不住又多看了她几眼。

 

“你不是大唐人?”

 

“我也不知道自己算是哪里人。”熙玥自嘲道,声音里清晰可见的落寞和迷茫。南幕王的心也因此微微触动,她比兮月还小吧?

 

“小姐,”他话音未落,就被打断了。

 

“不要叫我小姐,叫我熙玥或者熙老板都可以。”最讨厌叫小姐,前面还不叫姓,总觉得是特殊职业者。

 

“兮月?你也叫兮月?”

 

“我那副字上不是有留签名么?”南幕王走近一看,果然在右下角,看到爱新觉罗.熙玥几个字。原来只是同音而已,不过能够用那两个字,也必是显赫大家。只是这姓氏倒是从未听闻,相必是某个隐世大族。

 

“留一下地址,花样画好后,我让人送过去给你确认。”

 

“本王希望你亲自送。”熙玥想了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点头答应了。

 

其实能够去王府逛逛也是不错的,不知道他们的王府比爱新觉罗家的又如何。

 

她最近整天都想谁觉,她自己估计应该是穿越后遗症,也就没去深究。反正在这破地方没事也只能睡觉。

 

三日后,她就画好了。骑马到南幕王府也不过十来分钟,不过她都在门口等了近半个小时,这是怎么回事啊?她差不多在马背上睡过去的时候,才有人出来领她进门。

 

王爷不在家,直接见的王妃。中间还隔着屏风,她有些不爽,她还能吃了王妃不成,大家不都是女的吗?她正腹诽着,王妃身边一个美貌的丫头不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,边上就有人来搬屏风了。

 

熙玥此时才见者王妃的真面貌,三十多岁,还算保养的不错。五官怎么说呢?跟她有点像,不过她的五官要深邃的多。

 

“你叫什么名字,今年多大了。”

 

“爱新觉罗.熙玥。下个月二十就满十八了。”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问,但这些也不是不能说的,她就如实回答了。

 

“你也叫兮月,跟月儿还是同一天生日,长得也有三分像。你同我做女儿可好?”

 

“啊?”熙玥不解,这算是惊喜吗?

 

此时王妃边上的美貌丫头又出来了。原来这王爷和王妃只有一个女儿,从小就体弱多病,没能活过十岁。算起来今年也二十了,若在的话也早出嫁了。那孩子也叫兮月,虽只是同音,也够巧的。还是同一天生日,长得也像,所以王妃就认为上天这是给她送女儿来了。

 

看这王妃双目含泪,泫然欲泣的样子。

 

熙玥还真不知道怎么拒绝,关键是人家有权有势,万一一个不高兴把强留下来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

“熙玥拜见干娘。”

 

王妃一听,那泪终是没忍住,不过眼底确实欣喜的。

 

“王妃,何大夫来了。”这何大夫是南幕府最有名的医生,王妃一直郁郁寡欢,就请他定期到王府请平安脉。

 

王妃刚认了女儿,心情好,那何大夫也凑趣夸了熙玥几句。

 

熙玥只是站在一旁回以浅笑。

 

“玥儿,不如让何大夫给你也看看,你实在是瘦的厉害。”熙玥本想推辞,不过想想看看也好,她对中医还是蛮有信心的。

 

“姑娘,最近饮食可正常?”

 

“最近确实吃的多点,而且人也容易疲乏,可是有问题?”不会得什么绝症了吧?

 

“姑娘,你是有喜了。”熙玥重复着“有喜了”三个字,心想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!

 

“老朽的意思是,姑娘你已有三个月身孕了。”熙玥这下真没忍住,直接就晕过去了。

 

你以为这是大乐透吗?这接二连三的,承受能力再好的也受不住啊!熙玥在心里哀嚎。

 

等她醒过来的时候,她就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,她也明白自己的玉牌去哪儿了。虽然来得早了点,不过也算得偿所愿了。那个该死的男人,吃完也不知道抹嘴。

 

这一辈他最好都不要出现,不然她肯定要他知道什么叫不道德。害得她要编故事骗人,一下子成了已婚妇女。想想就够让人咬牙切齿的了。

 

此时在北平王府举头望月的男子打了个打喷嚏,他手中举着一块洁白的玉牌。

 

“表哥,这玉牌有什么好看的。虽是极品的和田玉,但也不过是块玉牌。”

 

望月男子冷冷瞥了他一眼,攥紧手中的玉牌,淡淡道,这可不是什么和田玉。这玉跟在他身边三个多月了,他多少也知道一点,怕是时间难寻第二块了。

 

那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,初见她一个人穿成那样,还以为是他们为他准备的解药。他也就那么一想,就算知道她是良家女子,那天的情况下他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。只是现下这玉牌确实有点棘手了,爱新觉罗.熙玥,玉牌上的就是她的姓名吧!熙玥要是知道自己是因为那裙子才被吃的,还被当成特殊职业者,她非得气死不可。

 

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关注公众号【安玩小说】回复 书名 或数字:,即可继续阅读全文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