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娱乐 > 小说资讯 > 正文

大汉贤妃班婕妤(主角名: 班恬,-司马翼,苏锦舞)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编辑:Crush2018-10-18 10:05:06来源于:好男人

《大汉贤妃班婕妤》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小说,作者: 红素清,主角名: 班恬,-司马翼,苏锦舞。小说主要讲述了看过这样一段话:这一生.最无法预见的是遇见,不知哪一眼,就是开始。这一生,最无法告别的,是离别。不知哪一眼,就是诀别。从遇见到诀别,人生如此奇妙的静静谱写着悲欢离合。

大汉贤妃班婕妤

小说精彩章节试读:

 

第1章 繁华七巧恰逢节日,长安街分外繁华,就连一些算命的江湖术士也打着鸳鸯签的旗号在街中的一角错落着。

 

人影叠叠,灯光弥漫,让人眼花缭乱。一身着宝蓝色锦布纱衣男子从远处走来,他气宇轩昂、步履轻盈,仿若锦衣上那淡紫色的蟠龙,极其夺目。

 

“我看这位公子右边脸颊泛红,今日会有一祸啊!”许是那男子太过显眼,竟连算命的也主动找上他了。

 

男子嘴角微微上翘,妖娆的眼睛流出出一丝不屑的笑,“哦,人常言面颊泛红,色若桃花,乃是好运,怎么到了我这里就成了祸呢?”

 

算命先生见男子停了下来,便仔细道来,“依着常理,面泛桃色,本是桃花之运?墒枪用婕盏奶疑煸挝薇,极其细嫩,甚是奇异。再者男左女右,公子的桃花色偏生泛在右脸上,怕不是什么好的兆头!”

 

男子抬头,大笑一声,然后翩然离去。

 

算命先生大为不解,只嚷道:“公子万不可向东边去,否则此生难逃桃花劫!”

 

那算命先生不说还好,说完那男子倒是掉头直往东边而去,单留那算命先生在那里暗自叹息了。

 

街道中间那热闹非凡的叫声留下了男子的脚步。仔细看来,原是一行女子在此比赛织绣,下面的呼喊声不断。

 

男子穿过人群,慢慢的往里面挤去。

 

一位身着淡蓝色素衣的女子,轻点脚尖,瞪大双眼,正看的出神。忽觉身后被人推了一下。眉头皱起,暮然转身,不悦道:“你这人干什么,怎么硬往里面挤呢?”

 

听到平儿的声音,一旁的班恬也回过头来,男子还未答话,目光便落在了班恬的身上。她身着淡蓝色素衣,外罩白纱,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,三千青丝散开,头插蝴蝶钗,一缕青丝垂在胸前,薄施粉黛,只增颜色,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,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,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。

 

还未来得及问候,“抓贼,抓贼……”一个嘹亮又清晰的声音在她们的耳畔响起。

 

不曾回神,一个影子便快速的从她眼前闪过,喘息间,另一位身着白色粗布衫的男子有从眼前一闪而过。

 

好似才反应过来,班恬赶忙跟着那男子的身影而去。

 

“小姐!”

 

“姑娘!”

 

说话间,两人的脚步已经随着班恬而去。

 

过了繁华处,道路也毅然暗淡下来,星星点点的光影模糊不清。

 

不知几时起男子已经跃到班恬身前,“姑娘,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看看!”他的声音极其醇厚,无端的让人踏实起来。

 

星光点点,看不清任何东西,偏生那男子的宝蓝色薄衫却是熠熠生辉,班恬的那句“小心!”还未出口,他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

虽是盛夏,可那惊悚的气氛还是忍不住让人打颤,正不知所措时,远处“啊!”的一声传了出来。

 

平儿本能的挡在班恬的身前,班恬却是巧然一跃,往声音处跑去。

 

没跑几步,便出现一个岔路口,路的右边漆黑一片,好似还是路。路的左边则是一个破旧的茅屋。

 

思索片刻,班恬的脚往左边迈去。渐渐靠近茅屋,脚步戛然而止,看着黑漆漆的一片,班恬略微有些迟疑。

 

“啪!”的一声响,又将班恬的脚步向前推了推。

 

脚步刚迈入屋内,班恬和平儿的脸色皆是一变。脚下踩着的那根细线使她们不敢移动。

 

两人对视一眼,同时将脚抬了起来,随即,木门“砰!”的一声关上。这才明白,那细线原来只是关门的机关,一颗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。

 

出乎意料的,屋内竟然有油灯在燃烧。借着星星点点的光芒,班恬四下打量一番,这屋子杂乱不堪,除了茅草还是茅草。

 

“小姐,看来这屋子里并没有人啊!”平儿倒是没有被这番场景吓到,语气颇为淡然。

 

“咳咳!”从上空中传来的咳嗽声,表明这个屋子还是有人的。

 

班恬循着声音向上望去,这才发现极高的房梁中间吊着两位男子。

 

右边的那位是身着粗布白衣的男子,他身材娇小,两只腿在空中不停的活动着,企图攀到梁子上面,咋的一看,倒是像极了那攀爬在树上的小猴子,颇为可爱。

 

左边的那位是身着宝蓝色薄纱的男子,此刻他神色悠然,双腿并拢在一起,两只被绑着的手还时不时的拨动着绳子,像是在荡秋千一样?吹桨嗵竦嚼,他停下摇动的身体,微笑道:“来了!”仿佛对待来自己家的客人一般。

 

一边的平儿看着眼前这一高一矮,一白一蓝,一动一静的情景,咋地就想到了马戏班耍猴的场面。一不留神,“扑哧!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

矮个男子回头瞪了平儿一眼,“你这个姑娘倒是会幸灾乐祸!”

 

平儿用手捂着嘴巴,“你们怎生成了这副模样?”

 

白色男子吐了一口口水,“哼,那个龟孙子,偷了人家的东西,竟然还绑了人家,若是让我抓着他,一定把他大卸八块!”

 

班恬四下打量,原是在思索怎样将绳子放下来。一转头,却迎上了蓝衣男子的眼神。淡淡的烛光下,他的眸子深邃到了极点,初时的漫不经心全然消散,他极其认真的注视着自己,像是在看一件世间珍宝,复杂的神情让人猜不透,只莫名的想要躲避。

 

“姑娘是在思索怎样将着绳子解开吗?”淡淡口味,他问的如此的漫不经心。

 

班恬再次回头,蓝衣男子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绳子上,眼神散淡、带着肆虐的笑意,和刚才判若两人。

 

“姑娘,兴许你回答我一个问题,这绳子就开了!”略带戏谑的口味让人分不清他是认真的还是开着玩笑。

 

白衣男子瞪了他一眼,不屑的“哼!”了一声。

 

蓝衣男子不以为然,双手依旧在绳子上随意的拨弄着,“姑娘,不知芳名怎样称呼?”

 

本是一句儒雅的话,用这番戏谑的口味问出,不免滑稽。处于礼貌,班恬淡然一笑,漫不经心道:“小女子姓班,单名一个恬字!”

 

白衣男子轻笑一声,“好一个好色之徒,死到临头还想着漂亮姑娘!”

 

蓝衣男子的身子轻轻一斜,却已经到了白衣男子的身边。再一看,他手上的绳子已经解开,搭在白衣男子的脖子上,“怎么,是不是我想的不是你,你心里嫉妒啊?”他眼角上挑,极其妖媚,声音轻柔,像是在对心爱的女子说着情话。

 

白衣男子直觉耳边暖洋洋的热气哈来,脸颊微微泛红。还没来得及发怒反驳,对方却已经跃到了地上。

 

“恬,安也;恬,静也;恬淡欲寡;轻非誉而恬失民。好名字!”班恬转头,他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。还是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仿若这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 

班恬正暗自尴尬,那白衣男子便叫道:“喂!你放我也下来!”

 

班恬动了动嘴唇,还未说话,他便微微一笑,轻轻点头。只听一声响,白衣男子已经摔到在地上。

 

平儿走了过去,将白衣男子扶起。白衣男子向她莞尔一笑,然后转身指着蓝衣男子,“你,你懂不懂的怜香惜玉呀?”

 

刚出口,便自觉说错了话,慌忙用手捂着嘴巴,却为时已晚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。

 

蓝衣男子嘴角上翘,目光放荡,直直的盯着白衣男子。只几秒钟,白衣男子的脸颊又泛起红润,他低下头,“你,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!”

 

蓝衣男子虽是收回目光,手却轻轻的从白衣男子的脸庞划过,“皮肤白皙、光滑,倒还真像个女子!”口气中略带调戏之意。

 

白衣男子稍怒,抬起头正要反驳,蓝衣男子的手却已经碰到了她的胸前。

 

羞愧使白衣男子忘记了反驳,脸却已是红到了脖子根。蓝衣男子却只是微微一愣,然后放下自己的手,轻笑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 

班恬看着眼前因恼怒而双脸泛红的白衣男子,只觉可爱。便笑问道:“相识皆是缘分,不知公子怎么称呼?”

 

白衣男子还未从羞怯中回神,愣了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,他指着自己,吞吐道:“我?我?我吗?我叫苏锦,你叫我锦儿就行了!”说完还不忘“嘿嘿”一笑。

 

班恬又转向蓝衣男子,还未开口,他便拱手道:“在下复姓司马,单名一个‘翼’字!”

 

“司马懿?感情你是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?”苏锦调笑道。

 

“是啊,我是刚从坟墓中爬出来勾你的魂的!”伴着阴森森的声音,他靠近苏锦,双手作势掐着他的脖子,嘴巴贴在他的耳朵边上,到真像是鬼魂一般。

 

暖暖的气息再次吹来,苏锦平静的心又起伏起来,扑通、扑通的跳个不停。好似怕被对方听出自己的心跳,苏锦用力一推,“少在这里吓人!”

 

司马翼没有留神,打了个趔趄,酿跄站起。班恬淡淡的笑容绽开,似莲花开到了他的心底。呆呆的望着,喃喃道:“姑娘笑起来好美!”

 

“嗯?”班恬干净的眸子向他看来,司马翼望着那双眼睛,里面只有自己。

 

“‘翼’比翼双飞的翼!”他轻轻一笑。

 

班恬抬头,对空吟道:“交情通体必和谐,中夜相从别有谁?双翼俱起翻高飞,无感我思使余悲!莫非公子的名字取于这首《凤求凰》?”

 

司马翼欣慰的一笑,“姑娘果然有才情,在下正是司马相如的后人司马翼!”

 

三人突然沉寂下来,望着夜空,各有所思。

 

“小姐,时候不早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!”平儿站在班恬身边,低声道。

 

班恬回头,正欲告别,司马翼却抢先道:“相识即是缘分,不如我送姑娘一程可好?”

 

班恬轻施一礼,“多谢司马公子好意!小女子离此不远,有平儿相伴,公子不必费心了!”

 

司马翼还要说话,却看到苏锦一双鄙视的眼神,他只得作罢。远望佳人离去。

 

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关注公众号【安玩小说】回复 书名 或数字:,即可继续阅读全文。

上一篇>冤债轮回 下一篇>曾以为我不爱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