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娱乐 > 小说资讯 > 正文

冤债轮回(主角名: 向文静,金伟民)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编辑:Crush2018-10-18 10:05:04来源于:好男人

《冤债轮回》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小说,作者: 王玉霞,主角名: 向文静,金伟民。小说主要讲述了向文静和金伟民是一对恋人,然而,由于金伟民的养父母害怕失去儿子,给他包办了一场婚姻,从而逼迫一对两小无猜的情人各奔东西。向文静毕业后,跟老韩太太的儿子韩兴建结婚。理由是韩兴建长相和金伟民极其相似。很多年来,老韩太太固守着一个秘密。

冤债轮回

小说精彩章节试读:

 

第1章 电话的这边和那边这几天心情不佳,又一连上了好几节课,现在她已经是精疲力竭。办公室里很静,因为其他同事都在操场上赛球。向文静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,脑子似乎嗡嗡直响。

 

婆婆的吵闹,小姑的嚷嚷,总是让她心神不宁。只要一坐下来,她就禁不住地想起家里的事情。

 

丈夫已经好多天没回家了,可能又去了那家旅馆。只要他不在家,婆婆就跟她闹。婆婆骂她是死肉疙瘩,连个男人都拢不住,管不了,算什么女人?小姑的话更难听,她骂嫂子是丧门星。骂她是,只可摆设,不能实用的花瓶。

 

邻居嫂子们遇见她,也觉得不公平,“向老师,你咋就那么熊!凭你,要长相有模样,要个头儿,也不差。凭啥受他们家的窝囊气!你就像俺东北女人这样,施出家庭妇女的泼辣劲试试,看她哪个还敢欺负你!”

 

同事,女教师们聚到一起,也时常批评她。

 

“向老师,别总端着大家闺秀的架子好吗?在家庭,没有什么理论可言。你谦让他们,他们就以为你很窝囊,认为你没有能力。莫不如也和泼妇一样,拿出点颜色看看,让他们尝一尝你的厉害!”

 

“是啊,你在单位工作的洒脱劲儿,哪去了?怎么一到家就没有章程了!”

 

“嗨,小辣椒,可是你响当当的绰号!为什么在老婆婆和小姑子面前,就没有辣味了呐?”

 

何老师、王老师,以及她的搭档李老师,都这样劝说她。

 

向文静何尝不想改变,可是,一旦面对家庭成员的时候,她就不忍心放纵自己。她觉得婆婆年纪大了,和自己的母亲一样,不该那样对她。小姑子还小,又没有太深的文化,也没法和她计较。

 

丈夫韩兴建心里很苦,本来向文静爱的不是他,却偏偏选中了和他结婚。自己冷落了丈夫,难道还怪人家怨恨吗?老婆不能行使老婆的责任,算什么老婆!何况,丈夫心里也有他自己爱的人!

 

向文静很想和丈夫好好谈谈,很想和他平静地分手?墒且豢醇煞虻难,又不忍心。他爱的女孩已经嫁给了别人,现在无论他再选择谁,都是不能随心如意。她自己就是实例,尽管自己爱的人错过去了,可是,这么多年来,忘掉了吗?没有,一天都没有。

 

经历了那么多事,风风雨雨中遇过那么多的好人,竟然没有一个男人重新占据她的心。丈夫不爱自己,自己也不爱丈夫,难道她把责任都推卸给丈夫吗?是她耽误了他的青春,如果她不来这里工作,如果不遇到老韩太太,怎么会有这些事!还有理由跟人家吵闹吗?

 

她一会儿苦恼,一会儿惭愧地责备着自己,迷迷糊糊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 

“叮铃铃”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

“天哪,好不容易安静一会,谁又打电话?”她赶紧地睁开眼睛,去找手机。

 

“也许是学生家长吧。”这样想着,向文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。

 

“怎么是外省的号?打错了吧!”她不耐烦地拨动着接听键。

 

“喂,你好!请问哪里?”向文静淡淡地问道。

 

“你好!请问你是向文静女士吗?”对方很客气。

 

“是的,请问你是哪位?”

 

“您好,文静!听不出来了吧?”对方听到声音,赶紧变换了口气。

 

向文静有点纳闷,“同学早都不再联系了,能是谁呢?”

 

“猜猜看,难道一点都听不出来了吗?”对方很有感染力的磁性声音,禁不住又问了一遍。

 

她似乎觉得这个声音很熟,可一时间又确认不出来是谁。

 

“看来对方很了解自己,否则怎么会用这种口气?”一瞬间,她想了好几个大学里的同学,可都不像。

 

“喂,你好!对不起,我想不起来了呀,呵呵。”向文静木讷地解释着。

 

“是啊,我老了!十多年了,你怎么还会记得呢!”对方一下子变得很伤感。似乎沉思了片刻,电话里的声音又响了。

 

对方急忙地对她解释:“我是金伟民,你的高中同桌呀!”

 

“啊,什么?你是伟民!”向文静不敢相信自己的听觉,又赶忙补充地问了一句。

 

“是我呀,文静。”对方的声音有些发涩。

 

“你怎么才和我联系呢?这些年你去哪里了?一点音信都没有,还好吗?”向文静的声音有点颤抖,泪水涌了出来,她禁不住地哽咽着。

 

半响对方才回应:“嗨,你还责怪我!还算好吧,你呢?”

 

向文静没有回答,而是小声地抽泣。对方在电话里听得清楚。

 

“文静,别哭好吗?别哭!你哭我心里更不好受!”尽管他在那边安慰她,可这边的向文静也听到了对方嘶哑的声音。

 

积攒了好多年的眼泪,今天终于放纵地涌了出来。强压抑的感情闸门,似乎一下子蹦开,她竟然呜呜地大哭起来。

 

好一会儿,她才幽幽地回答:“不好,一点都不好!十多年了,都得不到你的消息,我恨你!恨你!”

 

“恨吧,恨吧!应该的!是啊,十多年了,一言难尽啊!”对方重复着,叹息着,似乎有千言万语,却无法表达。

 

“你到底去哪里了?为什么不和我联系?”向文静有很多的疑惑,痛苦而又伤心地责问起对方。

 

“我现在云南A市的民政局工作。其实这些年来,我一直都在找你。打听了很多同学,可都不知道你的准确地址。前段时间,我查遍了各大学的同学通讯录,突然在你们师范学院的同级通讯录上查到了你的名字。不过还不敢确定,于是今天特意冒昧地打扰一下。只是想试一试,想不到还真的是你,一听声音,我就感觉到了。”

 

说话间,他停顿了一下,似乎在调节自己的情绪。

 

“唉!算是老天开眼,让我费了这么多年的辛苦还能找到你!”金伟民越说越激动,此时,电话的那头和电话的这边都已经是泣不成声……“老师,谁惹你了?告诉我们行吗?我替你出气去。”一群孩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老师的面前。

 

向文静很尴尬,原来是各科学习委员交作业来了。好几个学生陪同两位学习委员愣愣地看着老师哭泣。

 

向文静打量一下这些孩子,两个女孩儿的眼睛似乎也要涌出泪来。顿时,她很不好意思地朝大家笑一笑。

 

说话的男孩儿是自己班级最调皮的“刺儿头”周博通。这孩子平时很难管,不过他爱打抱不平。向文静没少对他操心,也很关注他的进步。当然,孩子爱他们的老师了。

 

此时,孩子们看见老师落泪,那还了得!周博通撸起袖子就要打架的招式。

 

“老师,是不是在家又受气了?让我帮你出气去!如果我打不过,就找我爸揍他!”

 

“傻孩子,想哪去了?不是,不是,我刚从外面回来,眼睛里进了沙子,怎么揉都揉不出来,一着急才这样。”向文静对孩子们撒了个谎。

 

孩子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显然都不相信。

 

“叮、叮……”上课铃又响了,几个孩子们半信半疑地退出门去。周博通看着老师的样子不肯离开,他手扶着门框,站在门口纹丝不动。

 

“去吧,没事的!”向文静抚摸一下他的脑袋,朝他甜甜地一笑,那孩子才勉强地离去。

 

她默默地擦拭一下眼睛,使劲地咳嗽了一下,清一清嗓音。

 

“喂,不好意思!刚才是一群孩子在这里跟我打岔,你不会介意吧?”

 

“怎么会呢?都是你的学生吧?”

 

“是的,”

 

“听起来那帮孩子对你这位老师蛮关心的呀!”

 

“嗯,还行吧!”向文静尴尬地回答。

 

“文静!”

 

“嗯,我听着呐。说吧!”

 

“是不是你不太幸福呢?”

 

对方的声音极其柔和,好多年没听过这样的声音了?蠢锤詹藕⒆用呛退亩曰,已经被他清楚地听见了。

 

“嗯、嗯,以后有机会再说吧,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。再说这是办公的时间,万一被人知道了不太好,改日再谈这些好吗?”向文静无奈地推辞道。

 

“好的,希望你把一切都告诉我!想必你一定吃了很多苦!最好让我了解你的一切。否则,这辈子死都不甘心!”对方的声音很强硬。

 

一股酸楚涌上心头,向文静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,她赶忙控制住自己。她知道,此时对方心里一定也不好受。只好勉强地打起精神,又一次清一清嗓音。

 

尽管她很痛苦,尽管她有无数的疑问,心里是那么委屈,可她还是委婉地安慰对方。

 

“伟民,别难过了!命运,一切都是命运造就!”

 

“不,你从来不信命,你从来都不屈服命运的呀?”金伟民苦笑地更正道。

 

“是的,我不信命,可是事与愿违,有什么办法呢?”她对着话筒,感叹无尽。

 

“是啊,我也不信命,可偏偏什么烦恼都让我们遇上。什么倒霉的事都找上门来,的确无奈!”他低沉地埋怨道。

 

她一下子坐在椅子上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也不知道如何再安慰对方,更不知道怎样对他诉说自己的不幸。

 

在此之前,她一直恨他,心里无数次地埋怨他。多少年来,她爱他又恨他,尤其得知王艳艳的结果,以及他提前结婚的消息。她在心里始终不肯原谅他。

 

然而,现在她恨不起来了。听到对方的积怨,感觉到他的痛苦。也许他心里隐藏了很多的故事。

 

她的脑子浑酱酱的,只好劝道:“伟民,别再折磨自己了好吗?”

 

“不是自己折磨自己,而是命运折磨我们!”对方依然很消沉。

 

“我能理解,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。改日我们好好聊聊行吗?”她的声音很温柔。

 

“好的,别影响工作。休息一会儿吧!我等着你,永远爱你!”他挂断了电话。

 

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关注公众号【安玩小说】回复 书名 或数字:,即可继续阅读全文。

上一篇>华灯初上 下一篇>大汉贤妃班婕妤